欢迎访问det365欧洲_det365国际_det365是什么网站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det365国际 > 文化动态 >
det365国际

山西组合“橙色夫妻”夺取《星光大道》2019年首月月冠军

来源:生活晨报 编辑:记者|田勇 时间:2019-03-19
导读: 二姑娘独自在家中直啦啦坐,嗯哼嗨依儿吆,耳忽听这大街上卖高底儿的卖底底,儿的吆叼嘚儿嗨吆,只听的外叽得声,嘚儿、嘚儿、嘚儿、嘚儿 3月16日晚,随着一曲高亢有力的晋中秧歌《卖高底》在中央电视台1号演播大厅响起,来自山西戏曲职业学院的橙色夫妻组合
 
  二姑娘独自在家中直啦啦坐,嗯哼嗨依儿吆,耳忽听这大街上卖高底儿的卖底底,儿的吆叼嘚儿嗨吆,只听的外叽得声,嘚儿、嘚儿、嘚儿、嘚儿……
  3月16日晚,随着一曲高亢有力的晋中秧歌《卖高底》在中央电视台1号演播大厅响起,来自山西戏曲职业学院的“橙色夫妻”组合高昆峰、崔瑞宁反败为胜,夺取《星光大道》2019年首月月冠军。
 
 
山西组合“橙色夫妻”夺取《星光大道》2019年首月月冠军
 
  “橙色夫妻”组合是太原市2.5万名环卫工人的形象代言人,小桔灯爱心联盟志愿者,他们用独特魅力的山西民歌经过场场激烈比赛,一路过关斩将脱颖而出。他们是《星光大道》开播以来除阿宝之外,第一组以山西民歌夺得“月冠军”的夫妻档,也是唯一数年来坚持做公益的山西选手。
“我们登上央视大舞台,宣传了山西的民歌、戏曲、文化,这是我们的初衷。在此通过《生活晨报》,向关心我们的父老乡亲问好,也感谢所有可亲可爱的环卫工人。” 3月17日,“橙色夫妻”组合高昆峰、崔瑞宁在太原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采访。
 
为了筹学费父亲要去卖血
 
  高昆峰出生于我省临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家里三个孩子,排行老二,他从小就酷爱山西民歌。村里或邻村有戏班子唱戏时,他都要趴在戏台前从头看到尾,对舞台上的演员们羡慕不已,想着有一天也能够站在舞台上,为大家演唱民歌。但由于家里穷的连温饱问题都难以解决,他只能把自己的梦想深深藏在心里。
  在高昆峰求学的道路上,父母的付出和支持是巨大的。“我初中毕业那年,和家里赌气说不上学了,出来找活儿干。当时在邻村一个砖厂拉砖头,一平车就有快1000斤,每天下来,那种乏累用语言无法形容,还曾经晕倒过。”高昆峰告诉记者。这一段的苦难生活,难忘经历,对于一个初涉世事的少年而言,是一次刻骨铭心的历练。只有好好学习才能改变命运,高昆峰重新返回课堂,并考上了县里的艺校。
 
山西组合“橙色夫妻”夺取《星光大道》2019年首月月冠军
 
  当时,为了凑齐800元的学费,高昆峰的父亲听说卖一次血能换七八百现金,于是瞒着所有家人准备去卖血,医院门口恰好碰见一位好朋友,得知实情后找关系从个人手中贷了800元,直到毕业后才还清这笔钱。为了供3个孩子上学,父母六七年都没有为自己添过一件新衣服。他父亲常说的一句话是:“咬紧牙关度过难关,一定要让孩子们长大以后在社会上行好学善,做对社会有用的人”。
  “我出生在革命老区左权县麻田的一个贫困小山村,在这片素有民歌花戏之乡之称的土地上,从小就喜欢唱歌跳舞的我,成了村里人茶余饭后的‘开心果’,随便一个土包包,就是我表演的舞台。”崔瑞宁笑着说,自己最开心的事,是跟着左权盲人宣传队的叔叔伯伯们上台表演。每次他们来村里演出时,崔瑞宁不仅会为他们伴唱、配舞,还会在他们演出结束后,拉着他们到隔壁村去“串场”。
  随着年岁渐渐增长,崔瑞宁渴望站上舞台为大家表演的梦想愈加强烈。有一次,她得知县招待所经常请来专业的演员为客人举办联欢会,便去应聘当了一名服务员。每当有联欢会的时候,她常常躲在角落里“偷师”,心里还一边幻想着:总有一天,自己也会站上这个舞台,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有一次联欢会,一位歌唱演员迟到了,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的领导突然一转头看到了我。便要我顶替那位歌手上台表演。我咬了咬牙蹿上舞台,跟着音乐就‘吼’了起来。一曲终了,台下的观众用热烈的掌声肯定了我的演唱。”崔瑞宁说。
  一次的意外登台以及观众们的肯定,让崔瑞宁更加坚定了自己走唱歌这条路的梦想。她参加一个比赛时,被两位评委同时看中,希望她去专业院校继续学习。评委老师的肯定和去高等学府学习的机会让她欣喜不已,但一年3000元的学费却让崔瑞宁暗自发愁。那时候,她家里十分贫困,爸爸在一家不景气的厂子里工作,妈妈是一名环卫工人,全家的收入很低。几经斟酌,崔瑞宁考到当地的一个艺术团里担任演员,她想着一定要把左权民歌唱到大城市里去,后来到了太原一家有民歌演艺的酒店打工。
偶然一次活动中,高昆峰碰到了崔瑞宁,因为都热爱民歌,有共同语言,共同的梦想,所以他们走到了一起,为了梦想他们走过了不少风风雨雨,也承担起了传承山西民歌的责任。
 
入围5年登上央视大舞台
 
  “橙色夫妻”组合与《星光大道》的不解之缘,是从5年前开始的。“2014年,我们在《星光大道》晋、陕、蒙、冀四省海选报名,当时有7千余人参加初赛,决出400名又选出30名优秀歌手,然后在太原总决赛,最终10名选手进入《星光大道》的选手库里,我们是以前三名的优异成绩晋级。”高昆峰说。
  由于全国晋级的选手非常多,“橙色夫妻”录取后一直没有被星光大道海选库里抽到,在几年里一边等待一边准备节目,直到2017年又参加了《星光大道》的海选,再次晋级。
  在准备节目的几年里,“橙色夫妻”多次去左权、河曲、吕梁等地进行采风,在山西、河北、天津、北京求助了不少音乐制作人和编导,找歌曲、试音乐,练戏曲,请刘改鱼、李明珍、石占明、冀爱芳、王萍等多位老师审节目,山西北京往返40余趟。多次汇报节目屡次被推翻,但二人迎难而上,坚持要把山西的民歌和文化带到《星光大道》的舞台实现自己的梦想。
  2017年,夫妻二人被选为“太原市环卫工人形象代言人”。在周赛时,他们想到一首流行歌曲《远走高飞》,用山西民歌的原生态唱法来改编演唱这首歌曲,第一关闪亮登场,打破传统,民通混搭的方式来冲关,并且打动了现场所有的评委和嘉宾顺利通过。
 
山西组合“橙色夫妻”夺取《星光大道》2019年首月月冠军
 
  根据导演组要求,第二关才艺展示要有完全不同风格的艺术形式来表演。他们想到了用戏曲形式跨界表演,可是摆在崔瑞宁面前的是天大的难题。她一天都没有学过戏曲,急得每天睡不着觉,最后找到了梅花奖获得者,国家一级演员苗洁老师,她指导崔瑞宁苦练半年,在这期间练习了下腰、下叉、匀手,马鞭、大靠、出手、圆场、晋剧唱腔等戏曲基本功。每天几个小时的苦练,让已经是7岁孩子的妈妈崔瑞宁浑身疼痛,每天回家不得不让家人扶着上楼梯,本来就体质不好的她从90多斤的体重一下降到了80斤。“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还要劝她一定要坚持,咱们的梦想已经无限接近,加油。”高昆峰用话语安慰着媳妇,可一扭脸,自己的泪水已经夺眶而出。高昆峰从小学习晋剧的晋胡、二弦、唢呐、笛子,二人通过导演和同事们的精心排练和帮助,现场配合的非常完美,最终将晋剧《杨门女将》中的《出征》完美呈现给全国的观众,顺利通关。
  第三关家乡美唱山西民歌是“橙色夫妻”的特长,但《星光大道》是一个要求非常高的舞台,要有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他们选了近30首歌曲,和导演组整整讨论了一个月才确定了节目形式,用山西的一首民歌和一支舞蹈。所有人都想起了由着名导演张继刚编导、山西戏剧职业学院和华夏之根艺术团演出的大型山西说唱剧《解放》中的经典舞蹈《天足》。加上演唱左权民歌《亲圪蛋下河洗衣裳》以男声独唱、女生独唱、二声重唱、合唱变奏唱的音乐形式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并且要求崔瑞宁在节目的前半部分也要和舞蹈演员一起跳天足。通过一个多月的磨合和排练才完美精彩的呈现到了《星光大道》的舞台,节目刚表演完,现场所有的观众和评委都站起来为这个节目鼓掌,激动的主持人朱迅和小尼冲到了台上,看着台上一个个的脚丫子激动地说:天呐,太厉害了,山西姑娘的脚丫子都会聊天说话、眨眼睛、撩头发啊。
  在最后一关,“橙色夫妻”惜败给另外一名选手。“这个我们不遗憾,夺冠的娇娇有着特殊经历,而且非常优秀,我们也愿意投她一票。”崔瑞宁说,虽然屈居亚军,但他们还是在第一时间接到了导演组的通知,将和周冠军一同进入月赛。
 
反败为胜夺取月冠军
 
  “我们的组合起名‘橙色夫妻’,是因为环卫工人的制服是橙色的,我们为环卫工人代言。我的妈妈就是一名环卫工人。小时候,妈妈起早贪黑,早上3点多就带上扫把出门干活了,我特别了解环卫工人的艰辛工作。”崔瑞宁说。
  近几年,“橙色夫妻”为环卫工人募集上万个保温杯、8000多个保温饭盒、1000多袋白面大米、2500双保暖手套,邀请环卫工人看演唱会、看电影等志愿服务达50多场次。闲暇时间,他们经常和环卫工人们聊聊天,唱唱歌,和环卫工人们的关系特别好。
  准备月赛期间,是“橙色夫妻”最难熬最难忘的一段时间。“月赛是3名周冠军和3名挑战者共同参赛,我们的压力特别大,感觉周赛的每过一关都得蜕一场皮,已经有些筋疲力尽了。”高昆峰坦言,《星光大道》是一个综合性的舞台,不能光唱山西民歌。为了突破自己,“橙色夫妻”选择了一首不太擅长的并且难度较大的通俗歌曲《雨花石》,与山西原生态民歌中最具代表性难度较大的一首歌曲《圪梁梁》进行了混搭。两首声线最高的两首歌结合在一起,“橙色夫妻”最后以歌唱实力打动现场评委和观众,直接进入下一关。
  越往后走选手的水平是越来越高,节目的要求也越来越高。高昆峰拿出了他小时候学过的晋胡、唢呐、笛子等传统乐器,崔瑞宁展示了吹奏乐巴乌和葫芦丝。他们还求助了玖月奇迹,并且和他们的学生用双排键和各种民族乐器共同演唱演奏了玖月奇迹的经典歌曲《中国范》,又一次惊艳全场,拼到了月赛的最后一关。
 
山西组合“橙色夫妻”夺取《星光大道》2019年首月月冠军
 
  “参加月赛的前半个月时间,我们的状态并不是很好,可以说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就是那种特别困但却无法入眠的感觉,挺痛苦的。月赛那天,我们早上7点多就开始排练,中午准备吃饭时,正好轮到我们走台,就没顾上吃饭,晚上也只是喝了几口水。”高昆峰说。
节目录制要持续到次日凌晨3点多,最后一关之前,饿和疲惫一起袭来,高昆峰几近虚脱,一头歪在后台躺到地上。“昆峰,昆峰,快起来,都准备几年了,这最后一关必须坚持下来!”一位朋友把高昆峰“踢”醒。
  拼了,拼了!高昆峰冲到卫生间,用凉水洗了把脸,又大吼了几声。月赛最后一关又是最关键的一关,也是展示歌手实力和唱功的关键一关,要把参赛歌手的高中低音、声音的特点特色展示出来。于是,“橙色夫妻”第一次和现场乐队配合,将《羊肚子手巾三道道蓝》和《卖高底》进行了改编创新合二为一,并加入现代音乐元素说唱的形式呈现给了全国的观众,最后夺得了月冠军。“这也是我们参加周赛最后一关的作品,从哪儿跌倒就从哪儿趴起来,我们又来了,我们赢了!”高昆峰激动地说。
  从周赛的惜败到月赛的逆转,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汗,只有高昆峰和崔瑞宁的心里最清楚。面对到手的冠军,夫妻俩笑了、哭了,感觉之前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说实话,我们俩真的没有准备获奖感言,现在连怎么走上领奖台的都忘记了。”崔瑞宁告诉记者。
  “全国第二届青年运动会今年8月要在太原市召开,届时,环卫工人的工作量和工作强度一定会加大。我们既然为环卫工人代言,也想借此机会呼吁一下,全社会都来关注、关爱环卫工人,不要随意丢弃垃圾,共同为美丽开放的太原加油。”高昆峰笑着说。
 
 
责任编辑:记者|田勇
Copyright © 2002-2017 SXZQW. det365欧洲_det365国际_det365是什么网站 版权所有
晋ICP备08001828号 投稿邮箱:zuoquanwang@163.com
Top